Fork me on GitHub

那些文字

辞职几天后,我买的《小情歌》终于到手了,花了四天时间,我终于读完了这本本该高中就应该拜读的作品。

缘起

我一向不喜欢谈到我的高中青春,只因我的高中生活过得实在不是很欢喜,或者说,至今为止,我看待高中生活的角度,也只有情愫而已。我知道自己的眼光狭隘了些,大概是因为此事有逆所以格外上心。在那段时间内,我曾有幸读到徐璐的一篇文章《忽然长大》。那是至今为止我读过的,描述那时我的心境最细腻贴切,最能打动我的文字。文中的陆希,遥远地,怯懦地,卑微地,喜欢着她所欣赏的高远。她有过初次谈话时的欢喜,有过期盼却不得的失落,有过遇见心上人与他人约会时的难过,有过日日夜夜的自我折磨,也有时间磨平后的淡然心态。最后,大概为了迎合那些俗套的桥段,陆希和高远重逢后在一起了(笑)。后来我曾找到这篇文章的出处,是徐璐的大学毕设自选的写短篇小说集《从此尽情飞翔》(真是羡慕作者的勇气)。可失望的是,我通读了全文,再没能看到一篇能更打动我的文章。这怪不得徐璐,我想只是时间久了,初尝的美好食物的愿望太过强烈,反复回味后,便尝不出当初的味道。

是我感情类小说读的太少,也或是我已经拿不出全部精力去揣摩所有角色的心境,读完全书,我竟觉得这本书像是在记流水账,得不出一丝真情实感;但这账目的条款却写的细致分明,比我记忆中的高中青春更像是一个真实世界。高中同学的身影,在这些角色的故事中重现,但我的脑袋里一片混沌,始终想不起所有人;我活在了自己的世界中,只想找到像极了自己的那一个角色,寻求一丝丝最后的触感和安慰。

缘生

《忽然长大》是一篇美好的,包含遗憾与圆满的童话故事;《小情歌》是一篇人物色彩与情感丰富、有血有肉的现实故事。《忽然长大》,只是《小情歌》中那一个,女主角最符合我的扮演角色的,缩影而已。

一谈到感情,我就会把世界过的很独。段晴、柳清清、尹冰心等等角色,不过是高中那些同学的一个个写照,这些与我无甚关系。我只关心自己,和她而已。可偏偏最不幸的是,从高二开始,我的眼界就变得愈发狭隘,只剩下了自己的感情世界。

每每此时,思绪乱做一团,我不知道故事该从哪里讲起,也不知道情绪该怎么宣泄才算合理。

像陆希一样,高远足够优秀,才吸引了她的注意力。《忽然长大》的故事过于真实,即使是暗恋的陆希,也会被高远和韩若雪的暧昧伤到痛彻心扉;但结局也过于美好,两个几年不见的人,会因为当初两个人埋在心底的相互喜欢而在一起。当然,我后来去拜读《似是故人来》,才知道陆希和高远最后还是曲终人散。不过,他们也算是圆了当初的这一份遗憾;但会不会,他们也正是因为遗憾的实现,而淡了感情呢?这些我就难以知道了。

最让我意外的,发展却又在情理之中的角色,是费鸣飞这个人。他平常那么大大咧咧,爱打听别人的八卦,跟同学都玩的很开,却不想,他也是一个把心事藏在肚子里的家伙。《忽然长大》里,他只是一个喜欢嘲笑陆希,跟陆希打闹的一个路人角色。可在《小情歌》里,他的形象,真正的饱满了起来。他在很早的时候,就喜欢陆希了,但却埋在心里,从来不说。高三出国临走前半年,他向陆希表白,陆希碍于友谊,也或许有些许的原因是碍于还喜欢着高远,没有接受他;费鸣飞因此沉沦半个月,但很快就恢复了当初的模样。一张写有“I like Lucy”的纸条,会藏在一张书桌里两年,直到他出国后,才告诉陆希这个秘密;他也像那些诗一样,“看你看过的风景”,陆希说过的喜欢的国外的词句,他会去细致的拜读一遍出处;表面看起来粗犷的男孩,竟然也会有如此细腻的心思,真是叫我惊诧不已。

到底还是过于自我,整本书我只记得了与陆希感情直接相关的人,其他人已经淡去了我的记忆。

缘落

我像极了陆希。我不觉得说自己像一个女孩有什么羞愧,我和陆希一样内向,远观所喜欢的人却不敢靠近,我们的想法很多,很相近,甚至有时候我的想法会变得更快,委实不是一个男子汉的作风。

在某一天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。在梦里,喜欢的女孩却反过来向我委婉表白,一时间,梦里的我竟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幸福感击昏了头脑。她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,我简直不敢置信,吃惊地望向她。她也显得慌乱了些,马上说“那要不算了……”。我反抱住她,说“我接受”。

梦醒了。我哭了。

我从来没有像身边的那些哥们儿一样,能体验一次恋爱的感觉。从高中刚懂得喜欢一个人开始,围绕着我的主题,就只有卑微的单相思。喜欢一个人,从来不难;可对我来说,若是要走下一步,往往只有碰壁而已。

我已经记不清楚我为情流泪一共有多少回了,不多,印象足够深刻到像影视剧里那样爱几场恨几场的戏码,也一次没有。

一次是晚上听许嵩的《幻听》听到哭;两次是表白被拒后,晚上躲在被窝里哭;而哭的最凶狠的一次,呵,竟然是在梦里,醒来以后,发现枕头竟然湿了大半,可梦里的事情,我已经全然不记得了。

呵,原来我自己不止是忽略了别人的世界,连自以为重视的自己的事情,都开始渐渐淡忘了。呵,还真是讽刺。

我很想讲述自己喜欢的女生的故事,但敲写了多遍,我决定不写的那么详细。

我第一个喜欢的女孩A,把我曾经鼓足勇气送的几瓶饮料,在高中毕业那天,如数奉还。她的婉拒之意已经很明显了,现在仔细想来,很感激她的做法,她不想影响到我学习的注意力吧;可她不知道的是,但我想她又不会看不出来,整个高三,我根本没有办法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学习上。那时候每天回去宿舍,晚上开着台灯,一个人对着日记本,写下了很多挣扎难过的文字。

啊~,holy shit,很多不美好的回忆都浮现了出来,令我现在很不愉快。跳过吧,这段已经不能再写。

那时候身边的朋友估计已经察觉到了我的异变,想来也是,不可能察觉不到。那时候的我,表现的的确很不正常,整天沉迷于听BigBang的歌,写自己的东西,课也不会好好听。那时候的我,有没有现在这般颓废,我不清楚;我很羡慕费明飞,他的心态调整能力很强,半个月而已,就恢复如初;而我,不知不觉已经颓废几年有余了。

高三时,我拜读了太宰治的《人间失格》。心之所想,目之所见。因我整个高三的情绪基调是低落的,整本小说读下来,我感受到的,只是满溢而出的绝望。不,不是绝望,倒不如说,那是一潭死水。整本书在我看来,主人公根本像是逆来顺受,或是“心安理得”的接受着发生在身边的所有糟糕的事情,尤其在妻子被拜访的商人凌辱,不,也可能是通奸,他竟也能很快接受。整本书用一个成语来形容最适合不过了,“味同嚼蜡”。

我不想去讲我在喜欢A的过程中有过多少令人失落的事情,即使是现在,我也能感受得到当初的那份痛苦。失落到一定深处,就会变成绝望。绝望是会积攒的。它从来不会消失,只是被暂时掩埋。不确定哪一次,也许只是被挖开了一角,就会整个爆发出来。慢慢的,我开始怀疑自己。我始终觉得,是我自己不够优秀。我渐渐的丢掉了自信,慢慢开始变得自卑自微。

我为A做过的最后一件事情,就是那该死的一百道C语言指针练习题了。

那时候是大一末了,6月份。我很清楚地记着,达哥、祥哥和茂江三个人在玩内测的天涯明月刀,而我,用了一个星期,从早到晚,都在做那一百道指针题。那是她的期末作业,而那段时间她很忙,无暇顾及。虽然那时候我指针学的很烂,当然现在不用也忘得差不多了,但我还是“主动请缨”(呵,想想有点好笑),接下了这个任务。那个星期,我跟玩游戏的达哥他们一样很忙,我也像达哥他们一样,忙的很开心。

交完任务之后没几天,我就把A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删掉了。

那一次帮忙,是我最后对A的一点补偿。那时候的我,比现在的我,要直男的多,我自觉之前说了很多对不起A的话,在几次挣扎之后,觉得无颜面对,完成任务之后,就再无联系了。

依我这优柔寡断的性格,我竟然也会有说离开就离开的一次。

现在想来,那时候少了一句“对不起”。

缘灭

第一次看完《秒速五厘米》、《言叶之庭》和《你的名字》的我,我的内心没有一丝感想。我的确已经变成了自己当初想要的模样。

任何一个脑子清醒的人,都不应该,也不会选择爱这个时候的我,包括现在。

我不是丧失了喜欢一个人的能力,恰恰相反,我很容易喜欢上一个人,但时间都不会长久了。可能一天,一周,一个月,但决计不会再是三年。我已经没有了全部气力,去投入到下一份喜欢了。

而且,自此之后,我都在怀疑自己的每一份喜欢,到底有没有资格,称得上是“喜欢”。

我没那么乐观。既然我已经认为自己不够资格,我就不应该再去喜欢什么人。只是这颗心一直无所适从,想找一个能停靠的港湾。对明星的喜欢,也暂可以说是我逃避的一种方式。

我知道逃避不是最好的方法,可我自甘逃避。就像那句话,明知堕落误人,却自甘堕落。

实在是没有面对的勇气。

躲在角落自生自灭罢了。

后记

很久没有写过这样的东西了,兜兜转转竟然写了一个月,写完竟然还觉得有一点酸爽。呵,大概自己真的是一个喜欢心理自虐、自我麻痹与自我陶醉的人吧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