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rk me on GitHub

迷茫

太过羡慕别人的模样,太过自卑自己的模样,终于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四不像的样子。

我已经忘记了写这篇博客的原因,大概是在公司学习项目时遇到了很多令人不快的地方,久而久之达到了承受极限,不得不写一点东西来排解一下。这篇博客写了删,删了写,已经重复三次了。我不知道这次自己又会表达些什么东西,但又确实觉得,自己需要停下来,思考一下人生了。

所有的思考,不过都是由公司的事情,引起的对自己的能力的怀疑和否定。

在第二周周四晚上下班刚出地铁的时候,公司的豪哥给我打了个电话,问我第二天能不能讲清楚某个功能。我说,应该可以吧。豪哥问我,你讲话为什么这么喜欢含糊呢?我说,因为这项目不是我从零开始写的,所以我不了解所有细节,肯定会有一些纰漏的。豪哥笑了,说,你这话讲的有水平啊。

我不去分析豪哥这一笑,是笑我太谨慎了,还是嘲讽我太谨慎了。因为自从我开始真的去接触这世界,发现根本不存在百分百的事情。我没什么自信,去确认所有的事情就一定是对的。现在认为所对的事情,不过是局限于当下的认知。从小学到大学,每次踏入新的知识殿堂,第一件事,就是将之前的局部认知先行推翻,再建立一个全新的观念。大学不是终点,也是征程的一个起点罢了。

同理,作为一个刚踏入公司的菜鸟,看了几天代码而已,说能完全讲清楚某个功能,对不起,我没这个自信。所以第二天,即使我把自己的理解讲给涛哥听的时候,他的评价是,作为一个刚入职的,能分析这么清楚,已经可以了。我想,这句话的意思,不用多说了吧。

呵,说起来很可笑,我这自信,是高中那卑微的暗恋带给我的。她以她的方式婉拒了我,我也因此一度颓废。这一壶陈酿,一直到三年前,我才将它封藏起来。但那时的不自信,就一直这样带到了现在。病因虽有,但无药可解。就像你不可能期盼一个厌酒的人,能再喝一口酒来治他的病。

行了,说了几句无病呻吟的话,又再次满足了我这个中二青年的病感,身心倍感愉悦。

自我认知

我是一个极度不自信的人。可能我准备好的几句话,会因为被打断了第一句,或纠正了第一句,或歪曲了第一句,就让剩下的话胎死腹中。我时时刻刻都觉得,身边的人,做的比我好,自然他们说的大部分也是对的,当然,客观上也是这样,身边的小伙伴,哪一个不比我有更强的技术。

我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。我没有直面很多问题的自信,也没有无畏的勇气。量力而行,从不尽力而为,这大概就是我做事的态度。有什么很难办的事情,我的第一句话,再讲再讲,以后再说。如果是正面有人问话,我就用沉默来逃避。这不是内向,只是我不喜欢面对,觉得不答话的话,即使是发问人,也不会再难为我。如此往复,沉默就成了我逃避问题的第一选择。

我是一个没有上进心的人。高一开学之前,我姐姐给我申请了第一个QQ,我更改了第一个网名,“与世无争”。我姐笑我说,你这心态,活的像个四五十的人。到现在,我对自己的说法都是,随性而为。听起来像是很多大佬的心态,但抱歉,我这个菜鸟也有这种心态。遇到感兴趣的,蹦跶那么一两天;兴趣过了,再也不提。

我这人毛病太多,懒,没耐心,脑子笨。若是一条一条举例,怕是这篇就这样水下去了。初初想来,我是想批判一下公司,批判一下自己,定一下目标,展望一下未来的。只不过拖了几天,脾气没了,便只有些自我批判而已了。

目标

从自我认知跨度到目标,还真是生硬。想想我年初的目标,正常毕业了,工作也有了,还剩下什么没完成呢?大概就是看电影了吧。不过最近也没有什么我感兴趣的电影,《我不是药神》口碑虽好,但题材我并不感兴趣。我已深知贫苦,何必再去看一场让人觉得人生艰难的电影?倒不如期待着明年的罗小黑大电影和魁拔。尝试一下自己从没试过的生活体验,应该会是不错的吧。现在发了工资,我还在想哪个周末有时间了,可以去看一场RNG的比赛。过几个月,如果还没跑路,工资够了,那就买一台PC主机和XBOX ONE吧。上周末没什么能玩的游戏,我就又去玩了已经玩了一共300小时的星露谷,再次发现了这游戏的乐趣,主人公抛下繁重的工作回归田园生活,每天种种菜养养猪,跟镇里的邻居打打招呼做点任务,还是很悠闲很有意思的。这大概就是我在娱乐上的所有目标了。

最主要的就是职业学习方向的考虑了。刚毕业的时候,我曾经神经刀地想去学习开发游戏,不管是Android的还是C++的,但现在看来,只是我那时候对Android动画特别感兴趣而已。所以接下来,就是自己照着动画博客学习,做一点有趣的,自己感兴趣的东西。哦对了,我突然想起来和锎锎说过要做一个即时通讯类软件的,这周末跟他提一下吧,看什么时候做一做。还有,为了活跃一下思维,我想每周做一两道ACM,这种题目还是很有意思的。

社交,弱项,没兴趣,略。

羡慕

这篇博客都已经写完了,我才想起来我好像丝毫没有提及文首的那句话。我当然是羡慕别人的,羡慕金云天会去做游戏开发方向,虽然累,但是人家喜欢做;羡慕豪学长,学过而且还在学很多数据挖掘的东西,这份知识,会成为他跳槽的资本,毕竟未来几年都是数据挖掘的天下;羡慕锎锎做Java后台,万年常青树职业;羡慕敲门者,做着C++,接触到底层的东西对他帮助也很大。只有我,做着这过气的泡沫Android职业,曾经对Android只是觉得它易实现,贴近生活,现在没想到会成为我的职业,还感觉会是一根软肋。呵~学完Android动画之后,我再思考一下大的职业方向吧。

其实,这种羡慕,可能是对自己无知的一种恐惧吧。

后记

既然是毕业后的第一篇生活感慨,那就感慨一下。

毕业了,再也没有那群可以一起狼人杀的少年们陪在身边了。

愿再见时,还能杀的起来。

-------------本文结束感谢您的阅读-------------